微靖江
当前位置:微靖江 > 便民生活 > 正文

靖江人称“小上海”,两个上海,都有我的传说

靖江人称“小上海”。地理上,离大上海不远。心理上,也是蛮亲近的吧。
小时候去过上海,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了。现在的上海日新月异,更加令人向往了。这次参加上海吉他教学和职工艺术研讨会,碰到上海吉他协会葛郰申老师,他说,有一个关于我的故事想求证一下。
我心里暗想:哥不在上海,上海有哥的传说?!
早期,全国都没有吉他考级,上海是最早开始的。那时我快毕业了,家里一直认为我弹吉他是不务正业,所以想去上海考一下级。其实也是想证明一下自己,因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弹得怎么样?小城市弹古典吉他的太少了。
到了上海报名,我说我要报最高级,主办方说不行,没有考过级的只能一级一级的考,每年考一级,我想那要考到猴年马月?
于是找到领导求情,说来一次不容易,一定要考最高级。
领导商量了一下,说必须从一级开始考。每一级,都要背谱演奏三首。中间哪一级没达标,就只能定下一级。这是非常苛刻的要求啊。那时候考级很严格,还要考乐理和视奏。但他们不知道,我那时自学吉他非常刻苦,不仅没有老师、也没有什么资料,所以那本考级书都被我弹烂了。
结果,我一个人考了一上午,没考完!
下午继续,愣是把所有的曲子都背谱弹了一遍,拿到了最高级别的证书。
翌年,听说他们定了个规矩,不仅每一级都需要考,而且每年最多只能报三级。葛老师跟我求证的,就是此事。考级、拿证千真万确,上海方面定什么规矩,是否与我有关,我就不知道了。
考级之后,在上海待了一段时间。那时候吉他老师的工作还不像现在那么好找,后来在衡山路酒吧弹琴,有时弹古典,有时弹唱。上次去看,那个酒吧居然还在,名字都没改。
这次,还碰到上海民谣很有名的雷振老师。
说到为什么选择古典,我说,如果当时在上海待下来说不定就跟你一样是同行了。音乐本来也没什么界限,有的时候真的不一定是自己选择的。就像我发行第一本书的时候,我有两本书稿一本《六弦琴上的帕格尼尼》,一本《吉他弹唱英文儿歌》,最后上海教育出版社选择的是前者。
从此,我就跟古典吉他、跟上海开始了缘分之旅了吧。包括后来的学琴、比赛、活动、遇到上海音乐学院叶登民教授等等,不管怎样,能从事自己喜爱的工作都是幸运的。
这次的研讨会上,我了主题发言:《儿童吉他教育和乐团建设》。在1912古堡举行的“梦回音乐谷”古典吉他名家音乐会上,我演奏了《自由探戈》。特别荣幸的是,我还被聘为《吉他之友》编委会委员。
前几天,还和朋友聊到中国的古典音乐。说连专业的电台、电视频道都没有,但是,杂志还是有一些的,其中《吉他之友》就是。当时这本杂志的影响力非常大,在那个资讯不发达的年代,成为了连接了全国的吉他爱好者的最好礼物。
它不仅有资讯,还有乐谱、琴友来信等等。后来每年还组织活动,从开始的夏令营到后来的考级、比赛。我就曾参加他们组织的比赛并获得头奖,但很遗憾,这个杂志并没有坚持下去,我参赛那一届正好见证了这一事件,当时,我问组织方,今年怎么很多嘉宾都没来,回答说因为有些分歧,《吉他之友》要停刊了……
没想到这一停就停了15年,更没想到,今天我又见证了它的复刊,并被聘为编委,希望《吉他之友》再接再厉,争取像日本的《现代吉他》杂志一样成为经典!相信自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靖江 » 靖江人称“小上海”,两个上海,都有我的传说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