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靖江
当前位置:微靖江 > 聚焦靖江 > 大靖江之星 > 正文

靖江人可能不认识老钟,但是肯定吃过他做的…

老钟是带了一把菜刀到靖江来的。来之前他到家门口的山溪里摸了块还算平整的青石,和菜刀包在一起。人都说:一方水土,刀也讲究这个。保不齐有朝一日在靖江有了升发,算不得靖江的功劳,应该算作老家大鄣山的。


山里人家没吃过什么大餐,就知道门口小溪里游着的鸭子味美。那年有驴友走过了头,逛到了老钟的家。已过饭点,驴友要在他家吃饭,并答应付饭钱。老钟只好到溪里啰啰啰了七八声,鸭子摇头摆尾地来了。溪水加溪鸭,驴友三下五除二就把鸭子拆解成一堆骨头。一抹嘴,摔下200元老人头。老钟直说:“多了,多了。”驴友说值这个钱,表示还要来吃。老钟懵了,第一次感觉到烧饭还能赚这么多钱。
儿子要到山外读高中了,哪来这么多的钱?老钟隔三岔五睡不着,却也整不出什么辙。想到那个驴友,来吃来吃的也就是说说,并不当真。钱不来,我过去。老钟跑到镇上打电话,知道老乡在靖江做冷菜。于是,他带着刀和青石寻踪而至。
靖江的城乡有好几家“安徽冷菜”,也就鸡、鸭、鱼、肉、下脚料,并没有徽菜的灵魂,但这个牌子响啊。大家这么叫,老钟懒得动脑筋,顺手拿来,于是,这其中有一家“安徽冷菜”就是老钟开的。
既然自己有工具,那么冷菜的原料老钟都是自己捣鼓。这样一来,食材就都是新鲜的,没有冷气的掺和,早先,靖江人对冷气肉是很排斥的。慢慢地大家反映,这家的冷菜要好吃一点。光顾的人很快多了起来。老钟也莫名其妙,宰鸡杀鹅,完全是为了省钱,他还羡慕过远亲的小张大大咧咧地到市场上买光鸡、光鹅轻松呢。“意料之外,意料之外啊。”
老钟挂在嘴上的是谢谢菩萨,让他的命很好。他说,刚开张时,冷菜销量不怎么好,大热天的,又没有钱买冰箱,剩下来的菜舍不得倒掉,只好自个胡吃海塞。三个月后,人胖了十几斤。不过,顾客来买的菜都是新做的。歪打正着,口碑上去了。几年跌跌撞撞地打拼,现在也积累了不少钱。他的儿子高中读完了,没有考上大学,老钟想得开,手一舞,嫑读什么狗屁书,来卖冷菜。
老钟有了儿子搭把手,一应的劳作便轻松起来,但还是坚持用活禽。不过现在不说省钱了,而是说这样做,菜的原料新鲜,这样的制作吃的人放心。
有钱加有闲,老钟的生活活泛起来,颈脖子里添了根大号的金项链,高领的衣服是不穿了,主要是怕人家看不到他脖子上的金货。老钟还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养宠物,而且是爬行的那种。兴之所至,时不时地将长蛇绕在脖子上,远远看去,像某小开在颈项上系了花花绿绿的真丝围巾。
多喝了一杯,老钟中风了,语言出现了障碍。出院的老钟整天面无表情地看着小钟拿着他从大鄣山里带来的厨刀飞快地切着冷菜。
认识他的人都说老钟还是老钟,没怎么变,矮领衫、粗项链,只是看不到他玩蛇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靖江 » 靖江人可能不认识老钟,但是肯定吃过他做的…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