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靖江资讯网-靖江新闻-靖江资讯-微靖江

在他身边四年,等于读了个本科

2018-10-05 45 次

很多歌消失了。

这是汪曾祺先生的小说《徙》开头的一句话。

是的,很多歌消失了,那些歌飘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同样,消失的还有他的记忆,刘老师那满腹经纶的记忆。

刘老师在网上的名字叫伏枥公。七十多岁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去欧洲旅游,还写了一本《欧旅见闻》。那个冬天,他把文稿交到我的手里,嘱咐我写个序言。

我想推辞,但看到他专注而信任的眼神,我答应了——因为刘老师太像一个老师了,当然,也像我的老师,老师吩咐学生做的事,怎么能拒绝呢?这个世界上有老师模特的话,那刘老师一定就是老师的模样。

精神抖擞的刘老师,注意力永远集中的刘老师,背着书包的刘老师,骑着自行车风之子一样的背着书本的刘老师。

刘老师的背包里有真家伙啊,靖江方言的稿件,还有他为他的大学同班同学们编纂的《无价集》。

刘老师1958年考上了大学,是马云正宗的师兄。他念同学情,毕业之后,就开始编有关同班同学文字的《无价集》。每年一集,自己编,自己出,自己到印刷厂校对,还到邮局一一寄出。

我是在人民北路上那个邮局认识刘老师的。但我没想到,我和刘老师还能共事4年。当时,靖江政协决定启动《典藏靖江》丛书系列编辑工程,作为《靖江方言词典》编辑组的服务与联络员,我和5人编辑小组的导师刘老师每天都在一起。

这四年,等于在刘老师的面前读了一个本科。

《靖江方言词典》的5人突击队,在刘老师的带领下,先后采访了500多个靖江老人,收集形成了100多万字的草稿,固定了9000多条方言,最后成书是50余万字,其中,因为国际音标软件的问题,我陪刘老师一起往返南京靖江多次,才在照排公司将靖江方言的国际音标校对完成,这本书,后来成了2009年“中国最美的书”。

这之后,刘老师去了欧洲,有了《欧旅见闻》,我也为他写了序言,序言的题目是《一辈子能走多远?》。

是啊,一辈子能走多远?少年时从靖江出发,到江南求学,然后到杭州上大学,又留在浙江工作,再后来,他又调回了靖江。但他心中始终不能忘记的,是靖江的方言文化。

再后来,我们单位搬迁,刘老师又参与了《靖江风俗大观》中的“方言”部分的编写,常常来我办公室交谈。他依旧精神抖擞,他总是不老。

但他还是老了。

前年秋天,刘老师来我办公室谈他为新县志中的方言部分撰写的事宜,当时说了一个名词,但他突然写不出那字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字!

刘老师丢下了笔,沉默了。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一个尴尬的下午,我和他就这么坐着。再后来,有人敲门找我有事。刘老师起身要走,我送他到电梯口,小心地建议他去医院查一查小脑,他似乎没听见我的话,也许那时他已意识到了,电梯闭合了,记忆就这样消失了。

“……隔了多少岁月,流逝了多少时光,

我将叹一口气,提起当年的旧事:

林子里有两条路,朝着两个方向,

而我——我走上一条更少人迹的路。”

这是美国桂冠诗人弗罗斯特的《未选择的路》,我在《一辈子能走多远》中引用过,这首诗很适合刘老师,也适合我们长长诵读。

从“一条更少人迹的路”上走过来的刘老师,骑着自行车风之子一样的背着书本的刘老师,他还在靖江车水马龙的人群中驰骋呢。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